六道

不靠谱辣鸡画手兼写手,画风辣鸡文笔粗俗

这儿六道,人送绰号鬼手,是个沙雕,主皮酒吞,茨木。 也不拐弯子了,这儿想要个皮上cp. QQ3011380551
可咸可甜,极其粘人。
皮上超凶老哥,皮下乖巧沙雕
若有意请务必看看我

佛曰(2)

#久到自己都忘记怎么写的坑。

#菜鸡欢乐多。

#并不美丽的文笔。

#cp茨酒,不逆不拆。

#如果ok那么感谢您的观看。


所想之事并未成真,耳边响着恶鬼的喘息声,酒吞打下便在佛门下长大,遇到这恶鬼自是吓得不敢动弹,满鼻的血腥味惹的他紧蹙眉头,自生来便不曾杀生的他被吓得够呛。

手抖的厉害,扒拉开身前的枝叶,正欲一窥究竟,却一个不稳,跌下树。

身体何处擦破了不少皮,不过酒吞没心思搭理这些,他只想尽快离开这地方,不再回来,或许说是唯恐回来。

但那恶鬼又怎么会如酒吞愿,他侧首看来,过长的发丝让酒吞看不清他的面孔,只是看到那满是獠牙的嘴在汩汩流血。

一步,又一步。

恶鬼离酒吞越来越近,他正伸手想抓住酒吞,可失血过多的身体早已没了力气,脑海里天旋地转,倒在酒吞面前。

“啧……这家伙。”

酒吞本想就让这恶鬼留在此处,可良知让他不忍心。

只好把这恶鬼拖到一处隐蔽的山洞内。


酒吞伸手抚开那过长的刘海,露出的面容让他心底已经,心脏好似被一双手握住,鼻头一酸,泪水顺着脸颊流下。

可这一切酒吞觉得莫名其妙,脑海里并没有关于这家伙的记忆,关于敬仰佛祖的记忆倒是不少。


“嘁……你这家伙到底是谁?”

酒吞自言自语般地念叨着,声音小的让话语散在空气中,最终化为乌有。


樱花落尽,恶鬼未曾醒来,紧蹙的眉头也不曾舒散,他甚至觉得这家伙莫不是早已死去,但微弱的气息打消了酒吞的念头。

他见恶鬼时早已是好几个周之前,现在里早晨还有好几个时辰,酒吞将恶鬼一身破烂的盔甲脱下,给他换上自己的袈裟。

“本大爷莫不是上辈子欠了你这家伙。”他有些无奈,佛家之人最忌讳杀生,要说杀孽应当是最重的孽障。

若是酒吞就这么把恶鬼放在此处任他自生自灭,这恶鬼必定死去,这么看来,不就是酒吞害死了恶鬼?


罪过罪过……

酒吞想着,拿出姑娘送的手绢给恶鬼擦拭身体,随后便打算就这么回寺庙,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。


但身后的动静让他一惊,快步走到恶鬼身边,打量着恶鬼,直到恶鬼睁开眼睛他才说着“喂,你这家伙,叫什么名字。”


可恶鬼的表情比酒吞更加茫然,他金色瞳孔印着酒吞的模样,面色是挥之不去的忧愁。

“吾……是谁?汝是谁?”


得,老子救了个傻鬼。


“你是佛侑,我的……朋友,我是酒吞。”

酒吞有些慌张,好在面前的恶鬼像个孩童,并没在意什么,反而用唯一的左手拉住酒吞的衣角,面色有些难过,道“挚友这是要离开吾吗?”


自投罗网

这世界并没有什么光明与黑暗,这点酒吞深知,人们总说真相是白,罪过即黑,可谁又知事实是灰。 汗液顺着曲线落入被衣物遮盖的身躯,七月的天气总是湿热,空气湿得让人心头发闷,城市仍阴雨连绵,钢铁丛林中仍旧躁动。 酒吞躲在阴影里,灰色地带总不缺人搭讪,刚甩掉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,这时又凑上来个太妹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酒吞紧蹙眉头,他没有在这浪费时间的心思,但组织所说的大人物却迟迟不来。 或许是在摆什么无聊架子吧。 他这么想着,刺鼻的烟味与劣质酒精的味道交杂,混出了一种莫名的气味,他只想尽快离开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 酒吞没再搭理身边叽叽喳喳的太妹,进入人群趁乱摆脱,拿起照片重复着十几分钟前的动作,这次并不是没什么收获,他看见了一个中意的身影,便走向前去。

“哟,小子?叫什么名字?”

那是个年轻的小子,带着只属于年少的青涩,肤色略深,脸颊两旁带着些许伤痕但已用蓝色胶带包扎,头发起腰,看起来并不柔顺。

是个刺头。

酒吞这样想着,面色不改,仍自来熟地勾住来人的肩,熟络地问着。

“哼……别碰吾,杂碎。”

那人不屑地冷哼一声,拍开酒吞的手,打算转身就走。

“唉,别走啊小子,至少给个名字。”

见这人这般,酒吞有些无奈,但仍拉住那人衣角,不死心地问着。

那人扯住酒吞的衣领,凶狠地瞪着酒吞“茨林,下次会将你揍到地上的人的名字。”

酒吞没多在意,挣脱他记下他的名字便离开,只剩茨林在酒吧中。


佛曰(1)

并不好吃的刀子注意#

画手产粮惨案x

夜色微凉,京都灯火通明, 一切都未曾改变,还是那副光鲜亮丽的样子,可内部早已腐朽,像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,闹出点小动静便可激起层层涟漪,毁于一旦。

“哇——”

不知是哪家响起婴儿啼哭声,在这夜里显得有几分可怖,这孩子是个带把的,也是个好事到对于这穷苦的人家来说想要将这孩子养大几乎不可能,父亲便寻了寺庙将孩子送进去“享福”。

住持是个年近花甲的老和尚,样貌生的憨厚老实,脸上总是带着笑,像极了祠堂中的金身佛祖,甚得孩童欢心。

春去秋来,酒吞倒也成了翩翩少年,岁月静好,在这并不太平的世道里算得上幸福,虽说生活困苦,但却有这一寺亲人,寺庙凡节日都会举报些活动,算下来支出也不少,但却乐的自在。

妇人们会来寺庙祈福,少女来祈姻缘,神树上挂满了赤色的姻缘签,一头红发的酒吞被这掩去了身影,无人打扰,乐的自在,盘腿坐在粗大的树干之上,低声念着佛经。

不知何时,没了姑娘来求签,酒吞也早已昏昏欲睡,清凉的夜风让人安逸极了,抚着脸催人入睡。

可不远处的树林中响起了令人不安的吼叫声,那声音似人非人,可怖极了,但人类总是爱在恐惧中生出莫名其妙的好奇心,酒吞也是如此。

他用还在颤抖的手扒拉开眼前的一小簇红签,看着远处。

一个黑影从林中走了出来,那是一只恶鬼,少了一只胳膊,空荡荡的袖管还在不停地滴血,留下一条血路,那大鬼一头长发也染上血迹,上面留下了不少尘土与细小的枝桠。

“唔!”

酒吞本想逃走,谁知那大鬼寻着声音的方向,看向自己,酒吞缩了缩身子,祈求这姻缘树庇佑庇佑自己,逃过这恶鬼。

扩列,来嘛

这儿鬼首,老咸鱼一只,主皮酒吞,茨木,副皮什么都有啦,比如姑获鸟甚至青蛙瓷器都有,但是都煤气。呐呐,扩我嘛
qq:3011380551

死山

“挚友之间的比试点到为止。”鬼王这样对坐在对面的白发大妖说着,兀自倒了杯酒自酌,满天的花瓣模糊了两妖的眼,在空中独舞。
又是一年的初春,还是同往年一样,美景未变,人也未变,只是无了那与挚友痛饮的鬼王。
“叮当——”
手里的铃铛突然发出声响随后便愈演愈烈,睡梦中的茨木惊醒,顾不得衣冠是否整洁,向在远处的大江山赶去。
“快,快,再快一点!”茨木童子嘶喊着,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,竟是什么也未抓住。
“咔擦——”
茨木童子最终还是赶到了大江山,手里的铃铛却出现了一丝裂痕,在鬼王常与挚友痛饮的樱花树下出现了一具无头男尸,男尸手中的酒碗碎裂,碎片扎进了泥土中,绝世佳酿亦给了黑泥。
“挚友!”茨木童子早已泪流满面,哪里还看得出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将,茨木童子将鬼王的尸体拥入怀中,顾不着衣襟染血,只是无声哭泣。
不知过了多久,茨木童子将酒吞葬在了樱花树下,这是酒吞最喜爱的地方,也是他逝去的地方。
茨木童子离开了大江山,屠尽了大江山附近的百姓,也杀了不少阴阳师,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鬼。
从此,人们常言道,大江山无鬼王,只留了那疯癫的鬼将。
樱花还在盛开,人妖之间的战争还在继续………只是茨木童子不知去了哪儿,竟找不到他的踪迹,大江山早就变成了一座无人也无妖的死山,只有鬼王在此长眠……